精品推薦

俏迷幻水真有嗎,臉上閃過壹絲遺憾
2018-09-28 15:12

然後兩道人影從水中鉆出,踉蹌間,騰空而起,壹南壹北,跨過水面,朝著相反方向飛奔而去。
  緊接著,玉道香抱著葉塵,也從水中鉆了出來。她向南北兩個方向各看了壹眼,俏臉上閃過壹絲遺憾。
  “唉!若是知道天星玉佩在此子身上,完全可以設計將這二個妖道殺死,集齊陽日、陰月、天星三個玉佩。”玉道香拿出壹個手帕,壹邊將自己臉上的水擦拭幹凈,壹邊滴咕道。
  將葉塵抱著遊到岸邊,將其放在地上,她在葉塵身上開始摸索起來。很快她便從葉塵身上找到了其戴在脖頸上的吊墜,壹臉欣喜的收了起來。
  “咦……”迷幻水真有嗎,
  玉道香發出壹聲驚疑聲,她發現手中天星玉佩竟然與地上的葉塵之間有壹股猶如磁鐵壹般的吸力。這股吸力極為弱小,尋常人根本難以察覺,若非她修煉某種神秘功法已經達到了極為高深的境界,也定會忽略這種吸力。
  玉道香本想隨手將葉塵殺死滅口,但此時因為這股吸力的原因,她略壹思索,便隨手抓起葉塵,身形閃動,向遠處馳去。
  她知道司洛意和郭無為解除身上的香毒之後,定會回頭再次尋她。而這二人實力不比她弱,在不中毒的情況下,正面廝殺,她最多和其中壹人戰成平手。
  所以,她要先趕緊離開此地,然後再想辦法,提前做壹些布置,然後設計引誘二人前來,設法將二人手中陰月和陽日玉佩搶奪到手。
  ……
  ……
  葉塵蘇醒的第壹刻,便感覺自己正在快速移動,呼呼風聲中,感覺速度比快馬還要快上壹些。
  然後,他便感覺背上有溫軟之感,同時壹股沁人心脾的好聞幽香傳進鼻孔,這才發現自己是背朝外,被人夾在腋下,正在快速移動。
  他此時依然難以開口,並且感覺渾身無力,所以雖然蘇醒,但與剛才相比也只是眼睛睜開了而已。
  玉道香抓著葉塵,壹口氣迷幻水真有嗎,疾馳了十多裏,進入了壹片樹林,才減慢速度,步行向樹林深處走去,壹邊恢復真氣體力,壹邊思考如何才能將另兩枚玉佩弄到手。
  不多時,玉道香突然停了下來,轉身向旁邊壹棵大樹頂看去,從容自若道:“妳自己跳下來,還是想變成屍體掉下來。”
  枝搖葉動,壹人從大樹的另壹邊有些踉蹌的翻下來,二話不說,便撒腿跑路。
  玉道香嘻嘻壹笑,腳下微微晃動,身形閃動間,很快便追上那人,並且隨手壹拍,那人便壹動不動。葉塵目睹此景心中吃驚,心想這難道便是傳說中的點穴神通。緊接著葉塵看清被玉道香點定之人後,不由壹怔。
  原來此人正是葉塵開鹽鋪的合夥人,大宋禁軍偵騎探子都頭,也是葉塵在這個時代唯壹的壹個朋友……劉南。
  實事上,劉南被契丹兵追殺,九死壹生才逃脫,因傷勢過重,藏在樹林中養傷。剛才察覺到玉道香進樹林,因提前看見後者高超身法,知道遇上了高手。但因為他身受重傷,壹時間難以趕路。所以趕緊隱匿在了這棵大樹上。
  但是,不巧的是,玉道迷幻水真有嗎,香剛好從此經過。本來作為大宋軍中優秀探子,劉南自有其閉氣隱匿的手段,正常情況下即使是玉道香,在無心之下,也不會發現劉南。可是壞就壞在,劉南突然看見玉道香腋下的葉塵,心中壹驚,心跳波動和呼吸瞬間發生變化,從而暴露了自己,被玉道香發現。
  玉道香看了壹眼劉南,略壹思索,沒有將其殺死,而是打算帶走。她發現後者傷勢頗重,自行趕路的話,影響行程,所以便另壹只手將他隨著抓著,繼續向前走去。
  玉道香帶著兩個男人,穿林過樹,掠上壹片山坡,無聲無息地在黑暗中推進,她已經想好了如何將司洛意和郭無為引來,並且將二人手中陰月和陽日兩個玉佩搶奪到手。現在要做的便是尋找到壹處用於行事的地方。
  實事上,玉道香知道,司洛意和郭無為驅除了體內香毒之後,十有八九還會尋找到對方,然後聯手同時以真氣激發各自手中玉佩,來尋找她手中天星玉佩。
  山坡後面有壹座不知建於什麽年代的道觀,看樣子已經荒廢不短的時間了。
  玉道香快速的查探了壹遍道觀的裏裏外外,流露出滿意之色,開始按照剛才所想,進行布置。
  這座道觀前有壹片兩三畝大小的開闊之地,這裏有壹尊巨大的玄武大帝的神像,不是正常情況下道觀之中那種正放,而是橫臥。
  道觀裏面雖然已經雜草橫生,到處都是殘墻破瓦,但是大體保持還算完整。
  玉道香將葉塵扔在那躺倒的神像後面,圍繞著神像敲敲打打壹陣,然後略壹沈思,將本就重傷的劉南雙腿直接打斷,隨手扔在了葉塵身邊,又將葉塵背包和裝有狙擊步槍的長條布袋隨手拿走。
  緊接著,她便進入了道觀正殿之中。只留下臉上滿是絕望苦澀的葉塵和疼的壹臉扭曲,臉色慘白,不斷痛苦呻吟的劉南,這壹對昔日的鹽鋪合夥人大眼對小眼。
  葉塵之前中了香毒,此時雖然已經清醒,但依然渾身無力,甚至就連壹個指頭都難以動彈。反倒是劉南雖然傷上加傷,已經剩下半條命,但還能微微的爬動。
  劉南不知想到了什麽,強忍著疼痛,廢了好大力氣,硬是爬到葉塵面前,說道:“葉哥兒!妳不要說話,聽我說。我要不行了,就算這妖女最後不殺我,我也難以活著走出這片樹林,而妳還有可能活著離開這裏。”